沉舟侧

2017请你少玩手机

救命!我的礼装竟然会说话!(序章+第一章)

啊,这个烂俗的题目……(捂脸)

初定的是女主人公和女主人公的友情向(应该是这样)……对的,大概可以理解成白野在走立香线,立香在升级白野推特异点......

主扎比子和咕哒子,可能会涉及一些bgcp(如果我能写下去的话有伯爵咕哒,其他暂定)

私设1.扎比子ccc线失败后变成灵体失去记忆被流放到了类似于垃圾场的地方,失去了关于圣杯战争所有记忆,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和自己知道的常识性的内容,趁着因为生成礼装需要一些本人信息而强行把自己的意识塞进了礼装之中遇上了非洲好汉咕哒子的故事……

私设2.礼装都是信息的集合体,不存在意识,只有礼装的能力,大部分都是只能以灵体形式附着着装备者,只有在召唤时会以实体出现,但由于扎比子是自己爬出来顶替了这个概念礼装所以会有意识,会说话,能够以实体的形式出现。(如果是柳洞寺这种实体不可能出现的请假设他们就以缩小模型出现......)

私设3.这是一个和谐友爱的非洲迦勒底.....五星?不存在的(?)

大概会补充私设

主第一人称扎比子视角(有少量第三人称)(请注意避雷)

新手,我觉得……可能会叙述混乱无趣……并且极度ooc......考试月中看了一个MMD后自我放飞的产物

还很短小(捂脸)

(这一章大部分都是扎比子的心理活动......)





序章


坠落

坠落

坠落

最终,迎来自己的结局。

 

不知在黑暗中待了多久,单从自己有意识开始就在这里了。

向四周看去,没有一点点能够进入眼睛的东西,只有黑暗,虽然感觉自己像是在坠落,开始还能挣扎,但也一无所获。

就好像自己没有视觉,没有听觉,没有味觉,没有触觉,没有嗅觉,甚至没有饿感。

开始时还能告诉自己是因为在黑暗中,还能告诉自己我是正常的,只要能够走出黑暗就能够重新获得记忆。

但现在,

手脚已经不听使唤了,眼睑像是黏着在脸上,其实这样也没有关系,因为所在的地方必定是黑暗,不如放任自己。

那么,什么时候才会到达黑暗的底部,还是说其实自己压根就只是停滞在这黑暗之中,什么都没有,时间的流逝也好,空气的流动也好。

为什么会是这样啊!为什么!

这样不如死去啊。

不行,不能这样,我……

我有必须要活下去的理由。

记忆已经没有了,那我究竟是在追求着什么呢?

嗯,是什么?好刺眼……

有……光?

那就奋力向那处行去……想要

活下去


第一章·听说凌晨单抽出奇迹

所有抽卡玄学都是假的,唯有大流士的爱情灵药和黑键是真的。】

“诶?诶诶诶!”

“玛修!玛修快看!是!是!是五星礼装啊玛修!”

“前辈,真是太好了!”

“呜,玛修我在做梦吗?终于……终于不是芦苇海了啊!”

“前辈……你没有在做梦啦……好啦好啦,快起来吧前辈。”

“呜呜呜,玛修!果然单抽出奇迹啊玛修!”

这……是哪里?耳边传来两个模模糊糊听不清楚的对话声,感觉外界有着大量的光刺得我睁不开眼睛。

之前因为感觉到有光所以奋力地手脚并用到达了这里,拼命睁开眼睛之后看到了自己站在一个幻想小说里才会出现的魔法阵中。

魔法阵,为什么会是像魔法阵这类的东西?不过想到之前自己还在黑暗之中,这种经历,说出去别人也不会相信吧,就算真得是魔法阵也变得可信了起来。

眼前是两个女孩子,蹲在地上有着紫色短发的女孩抱着一个半躺在地上,还在抽噎着的橘红色头发,一边扎着马尾的女孩。

那个女孩,看起来很悲伤啊,都哭了呢,是不是应该上前去安慰一下她,毕竟也不能在这个世界对第一个遇见的人视而不见。

……

等等……是因为看见我哭的吗,这是什么发展?!但看上去那两位女孩沉浸在她们的世界中,我想她哭泣的理由大概跟我没有关系。

熟练地想去摸口袋里的纸巾,却发现自己穿的衣服没有能装下纸巾的口袋……这身衣服?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明明……

明明……明明不是……

打住打住,等会儿再说吧,还是先安抚好眼前的少女,正好能问一问她现在的情况。

“好啦前辈,快站起来吧!这么高兴的事情不应该快乐一点吗?你看礼装……啊!”

对了,要先向那两位女孩伸手,然后再做自我介绍。

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走向了那两个女孩,稍微地弯曲膝盖,将手伸向了她们。

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呢?那个紫色短发,名字应该叫玛修的女孩子张大了嘴一脸震惊的样子。

“玛修,怎么了?”橘发女孩听到同伴的惊呼后抬起了头来。

嘛……很可爱嘛!和这样的女孩打交道应该挺方便的。在心里一边对这个女孩做出评价一边做出了自我介绍:“啊,你好,我叫岸波白野,请问一下这里是哪里,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两个女孩抱在一起向后退了退,肉眼可见得在发抖。难道我那么可怕吗?她们看我的眼神仿佛就像看到了什么让人恐惧的东西,就算是完完全全的陌生人,这样也令我超受打击啊!毕竟我又不是小道上那些猥琐的大叔们喜欢看女孩子惊慌失措的表情,这算什么啊!

“那个,抱歉!我并不是坏人!只是我并没有记忆!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玛修快跑啊啊啊!抱歉这位小姐我们不是故意的啊啊啊啊啊!”

橘发的女孩忽地站起来扯着另一个人飞快地逃命似的跑出了这间屋子,这样的发展真是出乎了我的想象,我想过或许会被人不信任,会被盘问,甚至会被捉起来,也在脑中想过逃跑的路线,但完完全全没想过……

我,大概,是被,当做,鬼了?

仔细想想也挺正常的,毕竟忽然在眼前出现了一个人,常人都会被吓着吧。自己在黑暗中待得太久,真是大意了。

还是先观察一下这个房间采集一下情报再出去好了,出于对这个陌生的世界的考虑我并没有选择第一时间跟着那两个女孩的步伐跑出去,而是一边在这个房间里走着一边想着已经知道的事情。

那两个女孩,紫色头发应该叫玛修,橙色头发的是紫色头发的前辈。看她们的样子应该都还是在学校里面的年龄才对,那么,玛修穿着常服,前辈的衣着更像是制服,说起来那件衣服真是显胸啊……打住打住,是学校里的学姐带着学妹参观兼职的地方吗?但她们两人的姿势来看那个前辈像是遭受了什么打击在哭泣,奇怪的是两人在看到我之后吃惊的,甚至是恐惧的样子,最后逃跑了。是因为有什么令人羞耻的原因或不能在众人面前述说的原因,所以在外面兼职的女孩委屈地在自己学妹的怀里哭泣,但是自己忽然出现打扰了她们,所以才……

但是……

那个玛修,说了让人在意的话呢,高兴的事礼装?

哦哦哦,忽然之间想明白了一切的事情,一定是这样的!那个前辈的男朋友邀请她去一个比较隆重的需要礼装的场合,那个女孩,是喜极而泣啊!这么说起来确实是我的不对,等再遇到那个橙发女孩时再向她道歉吧。

白野,你还是像以前一样聪明!

……像以前一样……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可能是失去的记忆里的东西呢……

一种苦涩的感觉忽然之间就充斥在心间,除了名字之外没有任何关于自己的记忆,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自己将要去向哪里,盲目地在这个房间里面转着圈,说起来常识还是有的,比如说饿了可以吃泡面蛋糕卷之类的,但是更多的关于这个世界的了解近乎是零,这里的通用货币是什么,该怎样活下去。

怎么办,怎么办?杂乱的思绪忽然都涌了上来,真是糟透了!

无意识地攥紧了自己的裙子,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更应该观察一下自己现在的样子,棕色的长发,白色的无袖上衣,紫色的格子裙,好了,除了觉得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衣服,其他的倒是感觉不到任何违和的地方,那么,这就是自己的身体?真想找一个镜子再仔细地看一看。

这个房间的光亮来自于顶部的电灯,有电的时代就好,能稍微松一口气了呢。房间没有窗户,门没有内锁,陈设只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和一个大柜子,以及占满一面墙壁的电脑及其显示屏,大柜子里有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东西,但莫名引人注意,有诸如《古希腊神话》这类的神话集,还有各类风景的照片,啊,那个是亚瑟王的墓碑吧,诶,还有看起来像是罗马古城的微缩模型?真厉害啊……

惊叹于这个柜子里面的东西,本来觉得这个房间是杂物间,但是因为那一排排的电脑否定了这个想法。

忽然之间,听到了门外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是那两个女孩吗?

不对!

还有人,起码还有两个人!高跟鞋的声音,还有不一样的重重的脚步声。是那两个女孩搬来的救兵吗?

神经一下子绷紧,但身边并没有合适的武器能够拿在手里,还是先努力同他们交谈的为好。

可以听见的声音中,一个能分辨出来是那个前辈的声音,“......应该是礼装没错,千真万确,玛修也听见那个礼装女孩说话了......”这句话,为什么听起来这么奇怪?

还有女性温柔沉着的安慰声:“嗯嗯,我知道了,立香,我先去看一看,你和玛修就先待在外面,罗马尼,你也待在外面,注意情况。”那个前辈,名字是立香啊。

“嗯,我知道的,达芬奇酱也要小心!”男性,最后一个果然是男性!虽然听起来就略显弱气,但也能感觉到其中的坚定。

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近,占领导地位的女人要进来了,手心里面已经全是冷汗了,希望能同她交涉成功,话说,为什么是叫达芬奇酱……如果我的脑海里的常识没错,达芬奇是一名早就死去的画家,更重要的,他是个男人啊!

“嗯嗯,里面的小姐,我并无恶意,”门外那个女性的声音听起来意外的温柔亲切,但是谁又能在这种时候放下防备呢,“小姐,如果您不介意,那么我就开门进来了,失礼了。”

话音刚落,没有给人以任何反应的时间,房门大大地打开了。我抵在柜门上,睁大眼睛想要趁此机会看清楚现在的状况,那名开门的女性,穿着奇异的服装,黑发蓝眼,她身后有一个橙色头发医生着装的男人护在女孩们的前面,之后,就是那两个女孩,玛修正盯着我的一举一动,全身都在紧绷准备着,立香握着玛修的手,也正向我这里看来,虽然已经冷静了下来但脸上还是有着紧张的神色。

“那么,让我们单独说说话吧。”黑发的奇装女人将房门反手关上。她脸上的笑容不减,一步步朝我走过来。

果然还是先发制人为好!一瞬间做出了这个决定,“还请您先停在那里,达芬奇小姐。”

黑发女人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惊讶,但马上恢复了笑意,她停住了靠近我的脚步,“漂亮的小姐~既然你知道我的名字,那么能先介绍一下自己吗?”

“啊,好的,我是岸波白野。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被女人自然地承认自己就叫达芬奇所震撼,于是傻傻地进行了一番自我介绍,完蛋了,我真是,不折不扣的笨蛋啊。

 

题外:

我觉得扎比子是理性又“固执”的存在,咕哒子是想要保护朋友人前2B内心冷静的小姑娘,想尽力表现出来,但后来越看越觉得自己写的羞耻且难以接受的白痴……

 

扎比子的推理时间:

“但她们两人的姿势来看那个前辈像是遭受了什么打击在哭泣,(不是打击)奇怪的是两人在看到我之后吃惊的,甚至是恐惧的样子,最后逃跑了(感觉见鬼后的正常反应)。是因为有什么令人羞耻的原因(非洲人的痛)或不能在众人面前述说的原因(所以说非洲人真得很难过,次次十连钢之抱歉羞耻play,所以在外面兼职的女孩委屈地在自己学妹的怀里哭泣(想到了自己之前的种种单抽芦苇海爱情灵药黑键后喜极而泣)


咕哒子的解说时间:

达芬奇酱(安慰)说凌晨单抽一定会出货

虽然不是很在意但还是抽一次好了

啊!大意了,还没有放罗马城的模型......(其实放了也并没有什么效果)

一定又是芦苇海爱情灵药阿兰若……请给我龙脉和柳洞寺也好啊!

等等!!!

这是!

是五星礼装!

玛修……我已经……死而无憾了……

嗯,有谁在说话?

我的礼装……说话了?

玛修快跑,闹鬼了啊啊啊!



作业间隙画了一只小普妹草图……他港真不适合二头身……你会想着要不要再画长一点……一点……就一点……

重点在p2,来自数分的哀嚎……目测我是要挂了

spekei:

來自期中的哀嚎